[ Masai Mara ] 原來這就是非洲大草原

We were ready to head out at 4 to FIND the big cats. The African grassland on National Geography/ Discovery / Animal Planet channels is not comparable to what you see as you sit/stand in the middle of it. You simply cannot replicate it with a lens. After the game drive, we had Dr. Elena Chelysheva – the principal investigator of the Mara Meru Cheetah Project as a special speaker to share her knowledge about the cheetahs and the research project her team is working on. (continue in English here)

下午四點多出去找大貓!下午補充好精力我們出發去馬賽馬拉的大草原找大貓, 看到了非洲大草原的原貌,原來親歷實境的這視野是電視框架與攝影鏡頭無法 replicate 的. 晚上更有 “Cheetah Mama"研究員與我們分享她用一生研究的獵豹.


這是看什麼呢?


這邊有隻 Cheetah!! 但是因為實在是太遠了,只有這個模糊的影像.


實際上有多遠,就看這張照片吧… (啥 cheetah 在哪??! 真的又是不知道哪位千里眼看到的).


看 Discovery & National Geographics 都看過非洲的動物相關影片,但從不知道原來這片所謂的 “非洲大草原" 並不是一片光禿禿&平坦的草地動物在上面血腥廝殺那樣, 它看起來是那麼的平靜,也許在那片平靜的草原下暗潮洶湧。


非洲的大草原原來就像小山丘… 高高低低,有時可方圓百里盡收眼底,有時卻有些視線障礙。這草原的草也都真的很高,可以遮住獅子,可以高到半個人高. 也就是這樣這片草原的生態才能如此的多元,也讓許多 prey & predator 可以在這共存。


動畫片 Zootopia 的警長現實生活版.  這類 African Buffalo 真的很健壯.雖然有那 “八字劉海.."  & 醜了點,但也是這大草原生態圈的重要一份子.  牠們和其他的牛類不太同,也沒有人在飼養這種,加上牠其實還滿捉摸不定,一隻好幾百公斤重的動物朝你爆衝過來應該也還滿恐怖的,所以也許真的只有在非洲大草原的自然生態中可以看到牠.


這邊還有這種很特別的貓 – Serval. 這貓比家貓大個一倍,那牙齒尖的像吸血鬼般..  牠們身手皎潔,主要吃吃小鳥&青蛙類這種小生物。


牠們則可能成為花豹或 hyena 的食物..  通常都單獨行動的牠們警覺性就很高,很會躲。


又看到一樹梢上之前沒看過的鳥,好像是 Northern White-crowned Shrike…. (真該買本像是 Patrick 車上的 Bird of East Africa 圖鑑)


可能因為之前在 Samburu 已經看過很多大象了,所以對大象比較無感,不過這幾隻還滿可愛,會邊吃邊玩草..


這就是非洲大草原望過去的一片無際,因為已經接近這邊動物大遷徒的時候了,所以我們就到坦尚尼亞邊境看看大遷徒的動物是否已經有些要過來了, 對面的那片就是坦尚尼亞.


Wildebeest (牛羚) 是動物大遷徒的重點,也是 Lion King 中看到的橫衝直撞的群體動物,動物大遷徒通常是在 7 月-9月,但這群 Wildebeest 已經從坦尚尼亞跨界到了肯亞,不知這算不算大遷徒提早開始了呢?


這些牛羚還真的是長得不太好看,有點像牛頭馬面 (literally). 在這片草原上,草食性的動物有許多都是這種深色的.


動物大遷徒 (The Great Migration) 其實主要只是牛羚&斑馬在遷徒, 其他的動物則是剛好在那或伴走.


在一望無際的草原上最美的是大自然中這一片的寧靜,連夕陽&雲朵都有表情。


好奇的長頸鹿,這邊的長頸鹿和 Samburu 的不同,這是 Masai Giraffe. 他們除了身上的咖啡色比較深以外,身上紋路的形狀也很不同. 和之前在 Samburu 看到的 Reticulated Giraffe, 我比較喜歡 Reticulated Giraffe 的紋路, 相當的顯眼 & 看起來也比較整齊些.


這邊的斑馬也和之前在 Sabmuru 看到的不同,在 Samburu 看到的 Grevy’s Zebra  (也叫做 Imperial Zebra) 的條紋比較細,而且那種的斑馬已經算是瀕臨絕種被特別保護的. 在 Masai Mara 這邊的斑馬種類則是叫 Burchells Zebra (也叫做 Plains Zebra 平原斑馬), 他們的條紋比較大條些, 每年的動物大遷徒他們也是主角,數量非常地多.   之後看了動物頻道提到斑馬條紋的用途,一種說法是牠的條紋讓牠們一群在一起時,獅子/花豹等比較看不清楚某一隻的輪廓, 還有牠們在跑時,牠們身上的紋路會讓追牠們的動物眼花撩亂. 還有一種說法是這種黑白條紋可能和散熱 & 驅趕蚊子也有關.


這邊也有許多路有點需要 “涉水", 沒有很深或很寬的水道,但畢竟不是 “路",  所以司機的技術要好不然應該會怕怕吧.  (水裡面有河馬或鱷魚嗎…?!)


水源邊的長頸鹿與斑馬,在太陽西下時也上路了, 但牠們應該沒有固定的家,而且隨時需要保持警戒,因為牠們的家也是獅子花豹的家,而且晚上正是大多貓科動物出來行動的時候。


回去的路上看到的 hyena 在車道上睡覺,一隻在我們接近時起來走進草叢中,另外一隻還在這睡眼惺忪.

  
最後受不了了也起來走進草叢裡, 不知道是懷孕了還是吃得太撐了, 肚子超大.


天窗看出去的雲朵好像一朵一朵的棉花糖, 彷彿隨手可摘下一朵.


馬賽馬拉的大草原很大,我們只知道我們好像開了很久到很遠的地方,回來可能要一陣子,但天已經快全黑了,加上還有外來 speaker 要來和我們分享 cheetah,所以後面的路程幾乎只能說是用"飛奔"的方式衝回來, 但雖是"飛奔", 路不平代表我們還是這樣抖抖抖的回來,車行的噪音也更大了, 灰頭土臉巔坡每天都好像在打仗, 夠狂野.


Day 5 Masai Mara Game Drive 今天 Game Drive 的影片總集.


回到 hotel 後趕緊趕去 人造湖/消防湖旁的 meeting room 聽獵豹研究專家 Elena 的分享。 這位來自俄羅斯的研究家來這後就無法自拔了, 將一生都奉獻給野生動物‘的研究,尤其是這邊的印度獵豹. 印度獵豹和其他獵豹/花豹不太一樣,若沒仔細看可能以為差不多, 但其實牠們的臉不太一樣 (cheetah 有"淚線"), 牠們雖然也獵食動物,但牠們也不是完全不可能變得溫馴 (eg. cheetah 也曾被印度人當成寵物養 所以才被叫印度獵豹). 牠們有許多地方也和花豹很不同,像是爪子只能半收放, 不能全收會全放; 只吃新鮮肉 (不吃放一陣子的肉或腐肉);  晚上視力很差, 所以牠們都是白日行動; 多隻一起吃東西時輪流吃,不會像獅子強者先吃這類的; 母獵豹通常單獨行動,公獵豹則可能會成小群行動.  獵豹牠們衝刺時的速度也非常快, 可達 120km/hr.


這邊的印度獵豹其實也面臨絕種的危機,除了因為生病 ,獵皮毛的, 還有當地人的誤殺 (以為是獵豹晚上吃了他們養的牲畜, 其實把他們的牲畜咬到樹上吃的是花豹, (只有花豹會將獵物拉到樹上吃)所以白天就去殺獵豹 ).  所以這位研究員和他們的團隊也到社區去教育當地人關於獵豹 vs. 花豹.
獅子花豹&hyena等除了吃小獵豹也吃成年獵豹, 所以在這片草原上生存下來還真的是不太容易. 因為這些野生動物

因為人們對於獵豹的了解很有限,所以 Elena 這位被封為 “Cheetah Mama" 的研究專家還有其他 Cheetah 保育研究單位也都還在持續研究這些動物,但畢竟野生動物這麼多,經費的分配通常也就會是個很大的挑戰,有時為了要做研究,等不及申請經費的層層關卡與流程,他們則會自己找其他方式募款,買設備。這些都是他們用於研究募款的手 作品.


這個手繪木盤就是Elena 自己畫的, 這也讓人感嘆在一些企業或公家機關對於資源的浪費, 要買台設備需要填個評估表來 justify 為何要用、如何使用、效益在哪、為什麼是買這台而不是那台, 通常都是被嫌這些是麻煩的程序, 說沒有這個工作做不好, 哇哇叫/complain 來 complain 去 (但奇怪到底是誰出錢, 為什麼出錢的還被嫌), 需求單也可能沒做好 study 亂填一通. 東西買來前 或買來後不好好瞭解怎麼用, 之後被當廢物堆在一邊, 時間久了當初執意要買的人拍拍屁股走了, 沒人知道到底當初為什麼要買那設備, 或是怎麼用那設備, 而且那設備還不便宜.

反觀這邊的研究員, 因一些研究是事發當下就要進行的 (例如寄生蟲危害), 無法等到幾個月或幾年後研究經費批下來再做,還有他們本身對於自己研究的熱情,所以自己找其他出路找買研究的設備、籌研究的經費. 那熱情與 determination 是從他們談研究成果和進行中的 project 時就散發出來充滿感染力的能量, 讓人不受他們感動都難. 聽著他們近期在進行的 cheetah 溝通聲錄音檔,這世上還有人這麼執著像是從電影走出來的人物,突然覺得這荒唐&每下愈況的世界好像有救了. 想要捐款給這些單位也可直接到他們的網站上去看捐款方式.

在馬賽馬拉目前只有大約 40幾隻獵豹, 若保育成效不佳這邊的印度獵豹可能將在 15 年絕種.

“In the 1970s there were about 15,000 cheetahs in Africa, while now the global wild cheetah population is estimated as low as 7,500 animals. The last significant populations remain in Southern (Namibia, Botswana, SA) and East Africa, wherein the South African and East African populations are represented by different subspecies.

In the past cheetahs were widely distributed across Kenya. However, over the years, due to human population increase that has led to loss of habitat, a reduction in prey base, conflicts with people, diseases and poorly managed tourism, cheetah numbers have greatly reduced. Cheetahs are now resident in about 23% of their historical range in Kenya.”

– from the Mara Meru Cheetah Project: http://marameru.org


聽完 talk, 吃完晚餐, 回到房間看蚊帳已經搭好了,晚安非洲大草原.

廣告

1 則留言 追加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